m18弩的威力-弩大黑鹰尼罗鳄那个好

喝糊涂了。” 他侧身对孔永兴说: “孔队长,你们继续喝, 我和光宗、耀祖放完炮仗马上就回来。” “好,你们去吧,我们慢慢喝。” 孔永兴拍了下朱元郎的背说。 父子三人鱼贯出门,去放炮仗和鞭炮。 听说是去放炮仗,有几个年轻人也跟了出去, 帮忙凑热闹。 这时,田野里已热闹成了一片,孩子们举着草扎的火把在田野中互相追逐着。 正月半捉毛虫是这里的传统活动,不管大人孩子, 都喜欢玩这种传统游戏。 所谓正月半捉毛虫,说的是在元宵节的这天晚上, 只要人们举着火把在自己或生产队的田里去舞着跑一遍 地里的毛毛虫就会被烧死或者被神捉去。 开春后,蔬菜和庄稼就不会被虫咬、就会生长良好。 所以,捉毛虫的人都先在自家的自留地里跑一圈, 然后再去生产队的田里。 这种活动既好玩又刺激,所以大人小孩都喜欢玩, 特别是孩子们在玩的时候更是欣喜m18弩的威力-弩大黑鹰尼罗鳄那个好若狂。 唯一要注意的是要防止火灾,所以,小孩出去玩捉毛虫的时候, 大人总要横关照竖叮咛不要靠近房屋和柴堆。 过元宵节,m18弩的威力-弩大黑鹰尼罗鳄那个好对孩子们来说比过除夕夜还开心。 孩子们举着火把在狂跑,嘴里还哇哇大叫。 朱家场上准备放炮仗的人似乎受到了感染,他们借着酒力, 也开始兴奋起来。 看着孩子们在追逐着、嬉闹着,似乎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。 孩子们的叫喊声时高时低,时近时远,不断传到准备放炮仗人的耳朵里。 “正月半!捉毛虫!你家的菜铜钱大!我家的菜盘篮大!你家吃得活拉肚!我家吃得肥头胖耳朵!”孩子们一声高过一声地互相喊着, 都想把自己的声音罩过别人。 “正月半!捉毛虫!你家的菜……”到后来, 喊声拖腔带调像喊又像唱。 喊着,喊着,孩子们开始朝大田里跑,喊的内容就有了另一个版本。 “正月半!捉毛虫!地主家里的菜铜钱大!贫农家里的菜盘篮大!地主吃得活拉肚!贫农吃得肥头胖耳朵!”喊后是一阵大笑。 有的干脆指名道姓地喊: “正月半!捉毛虫!朱元郎家的菜铜钱大!我们家的菜盘篮大!朱元郎吃得活拉肚!我家吃得……” 噼!啪!后面的喊声和随之而来的笑声被炮仗声盖没了。 朱光宗首先反应过来,他马上用烟头点燃了炮仗。 接着,朱家场上就响起了噼哩啪啦的炮仗声和鞭炮声。 高高兴兴出去的朱元郞回来的时候却一脸的晦气。 心想: 这些小畜生,我叫你们的爹、你们的哥在我家喝酒、吃饭, 你们却触我的霉头。 我让你们的爹、你们的哥在我家吃了回去活拉肚。 一想不对,大家吃一只锅里烧出来的,他们回去活拉肚了, 我们不也要活拉肚了吗?他气得哼了一下。 “老朱,你在想什么?我看你好像有点不高兴。” 孔永兴看他父子三人的表情有点不对劲。 “啊,噢,没有没有。 孔队长,来,我们继续喝。” 朱元郎举起杯,尽量把表情调正过来。 他想,大人不计小人过,只当他们是放屁。 今m18弩的威力-弩大黑鹰尼罗鳄那个好天是我朱家的大喜之日,不计较,不计较。 想罢,就释然了。 正当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,突然有一股烟味飘进了堂屋里。 m18弩的威力-弩大黑鹰尼罗鳄那个好 开始大家还以为是灶洞里的柴草没有燃尽而引起的, 就不以为然。 可不一会,烟味越来越浓,而且满堂屋都有了烟, 大家就感到不对m18弩的威力-弩大黑鹰尼罗鳄那个好头。 这时,有人发现后窗外有了红红的火光,而且听到远处有喊救火的声音。 “快救火!朱家着火了!” 朱光宗、朱耀祖兄弟俩首先反应过来, 带头冲了出去接着大家都明白朱元郎家失火了。 一阵乒乒乓乓的桌凳移动声后,堂屋里所有喝酒的人都找盆的找盆, 寻桶的寻桶去了。 汪桂英早已吓得两腿发抖,尿也撒在裤裆里了。 她没有了主张,嘤嘤地哭了起来。 这时,外面已是一片喧闹声,有敲铁皮簸箕的声音, 有敲铜面盆的声音有喊救火的声音。 敲击声,叫喊声,脚步声,各种声音凑在一起, 早已乱成了一团。 幸亏男人们集中在一起,河离的近,救的及时, 也救的得当。 火灾没有殃及到邻家,朱家的正屋也只是被火苗舔了几下, 可一堆稻柴却烧了个精光。 稻柴旁边的猪窝也烧掉了半个顶,火焰舔噬着圈栏里的大猪小猪。 老母猪像被

微信客服:10862328